当前位置: 哈哈漫画资讯网> 哈哈漫画资讯> 妖精的旋律 一个人的《白蛇传》

妖精的旋律 一个人的《白蛇传》

发布日期:2020-11-21 15:10:33 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佚名 阅读: 6

妖精的旋律

有次发朋友圈打趣说,每天出去前,都要跟父亲演一遍《白蛇传》,顺手寻了一张电视剧《新白娘子传奇》中,许士林抱住白素贞痛哭的剧照做配图。没想到,立刻遭到一群妈妈们的共鸣。原来,每个人家里都有个许士林,待妻子上班之时,都纷纷戏精上身,要在家门口演一出生离死别的大戏。

不知不觉,儿子早已两岁了,小时候没喝过几口奶,一直由保姆带着。刚满月时,软趴趴的象一条还没修炼成人形的老鼠,时时睁着双眼盯视人间,待我一抱,这条虫子就开始扭来扭去地要摆脱出来。渐渐地,骨头长硬了,开始有了人气,有一夜,突然认清了父亲原本是助他横行人世的最好道具。于是自动黏上来,叉开手,像生了吸盘的八爪鱼,越过母亲的手臂,奋力地去扑扒桌面上一切可以扑扒掉的东西。

虫子成了精,搞破坏的道行日增数倍,等蜕下最终一点蛇皮,能够站立行走,立刻翻身跃上了桌子,打开电视,无师自通地享受起凡尘的真谛来。有时候疑心他从电视中认知的,像是一个《新白娘子传奇》中的世界。人好端端说着话,会时常听起歌来,起床、吃饭、洗澡、睡觉,世间的规矩和道理,一切都要用歌声来表达。陪着看多了,也禁不住被很多洗脑旋律感染,哄儿吃饭、睡觉时,也帮自己的口水词带上旋律,胡乱押上点韵,自编自导自演起了《白蛇传》。

儿子从得了人形开始,也无师自通了演戏,稍有不高兴,便会时常朝前一扑,像是被一双无形的巨手推倒在地,在命运的厌弃下伤心滚爬,声嘶力竭地嘲笑世间的不公。一路哭、一路摔,戏演很足,乃至免冠徒跣妖精的旋律,以头抢地,果真撞到脖子妖精的旋律,身体不消生受,更是哀嚎不已。

妖精的旋律结局_妖精的旋律_妖精的旋律

最难的是分别时刻,儿子眼见母亲要出去,立刻握住手腕滚跌在前,两行珠泪滴落,又被身边的保姆一把扯住,好似金山寺前生生剥离骨肉。母亲这一去,竟不知自己要被法海捉住,压在雷峰塔下,待西湖水干就能放得起来。只可惜刚修炼成的人身,尚不会言语表达,喊不出“母亲,小心那和尚!”只得兀自以头抢地,自毁于形,哭得肝肠寸断,才唤回父亲临行又坐,上前哀怜一番。

青城山下白素贞,洞中千年修此身。自从儿从天降,想在屋里清修片刻,只能东躲西藏。反锁上书房房门打个工作电话,有时被父亲发觉,又是一阵拍门大叫,像是许士林跪在雷峰塔外大哭泣血,定要跟娘亲见上一面。直哭得电话那头的人都心软了,“好像看到你父亲在旁边哭”。“没事的”,既然已决心入塔,岂能轻易自破誓言。西湖的水,我的泪啊。

有时候想,白蛇到底图什么呢,若是不去西湖上招惹那许仙,呆在乡下乖乖清修,不也没了这半辈子的痛苦,依然可以做个美好的妖精。自从有了父亲,总是难免自绝于同类,或是逐渐被疏远。面对青蛇山中修炼的邀请只能一再婉拒,纵然回到妖精洞里,也要被其它妖精嫌弃说,这是个跟人类生过小孩的啊。

孩子是一个甜蜜又困惑的苦恼。雷峰塔何尝不象是职业女性的育儿之困,我们都是被压在塔底的蛇精,虽然心有不舍,但也只能留在塔里苦苦修炼,等着成仙的那一刻。对着眼泪涟涟的亲骨肉,心中默听,休把为爹长牵挂,奈何雷峰压顶隔重天。一旦心软了,踏出塔一步,毁的或许是几百年的道行。

每一个孩子的诞生,对父亲而言都是前世的孽缘,纵然有诸多手段来承担养育之困,但依然无法代替母爱温情。小孩像着了魔一样,会时常有两天恋上呆了一年的母体,牢牢地粘在里面,害怕一秒钟的分离。那不是情人之间的温存慰藉,像是重返生命本源之初的,血与肉之间,细胞与细胞之间的原始共鸣。当那块血肉猛地贴上来,才忽然惊觉,自己未不是从前的哪个。

我们的《白蛇传》自始至终都是一个人在演,出山时一心向道,舍弃俗世杂念,唯恐失了自己的本心,但被父亲忽然贴起来的那一刻,又似乎轻易破了戒,甘心沉溺在哪红尘软帐里。人世间经历这一遭,自知辛苦却并不悔恨,若是雷峰塔倒了,几百年的道行毁了也罢,白蛇一般也有这样想的吧。(钟菡 )

本文标签: 妖精的旋律

用户评价

评论内容不能为空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www.all4ship.com All right reserved. 哈哈漫画资讯网

备案号: | | 网站地图

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爱好者及互联网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若涉及版权问题,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,立即处理。